• <sup id="owccq"></sup>
  • 文化名人訪

    演藝產品如何“走出去”?
    9月9日,《功夫傳奇》的締造者,天創國際演藝制作交流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曹曉寧做客《文化名人訪》。 詳細>>
    本期嘉賓
    曹曉寧 天創國際演藝制作交流有限公司總經理
    訪談時間:2015年9月9日10時

    策劃:成琪 主持人:龍煦霏

    訪談精粹
    文字實錄

      主持人:各位好,歡迎走進本期的《文化名人訪》,我是主持人煦霏,近幾年隨著我國演藝產業步入了中高速的發展階段,產生了很多優秀的文化作品。而這其中的一部分作品也選擇走出國門,讓世界感受到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這其中的代表作就包括了《功夫傳奇》以及《馬可波羅傳奇》等。那么今天我們演播室就非常有幸的邀請到了《功夫傳奇》的締造者,同時他也是天創國際演藝制作交流有限公司執行董事、總經理曹曉寧先生,曹總您好。 

      曹曉寧:大家好。 

      主持人:我們剛才聊到,我們《功夫傳奇》可以說是走出去作品當中的標志性的一個作品,但是我們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美好。但是外面的世界也充滿了很多的未知,充滿了茫然,也可能會當中會遇到一些問題,我們都不知道。那當時是什么樣的契機讓你選擇把這個《功夫傳奇》讓它走出去的? 

      曹曉寧:其實這跟我的個人經歷有關系。過去我是真正的文藝界,真正的文藝界。現在跨界了。 

      主持人:真正的藝術家。 

      曹曉寧:過去我是學導演的,舞劇編導。后來,最早我在內蒙古呼和浩特民族歌舞團當團長,同時也當編導,大概是那么一個過程,1990年有一個機會,就是深圳特區開發。那個時候建立了,大家知道建立了中國第一個人民景區。就是世界之窗和錦繡中華。 

      曹曉寧:那當時文化部在全國條一些比較好的編導,比較年輕的編導,去支持特區的文化發展。當時我算是被選中的專家之一吧,因為那個時候很年輕,擱30出頭嘛。 

      主持人:年輕人有活力有創造力。 

      曹曉寧:對1990年,那個時候去了深圳。在那里經過大概四五年的鍛煉吧,使我們把過去所做的文化事業轉化成一個現在叫文化產業的這么一個過程,那也就是中國最早的產業文化的形成的地,那就是深圳華僑城。當時我在錦繡中華做黨委書記,做常務副總經理,那這幾年又是藝術總監。在這今年,的確是通過市場的這種磨煉,這個創作出一批喜聞樂見的、接地氣的這種節目,也就是商業了,商業化的演出,其實也就是景區里的商業化演出。 

      曹曉寧:大家都知道現在應該所謂華僑城的演藝模式,當時我們創建了這個模式。這個當時最,比較知名的是《中華百藝盛會》,那是中國第一臺實景,就是在這個實景演出。這個演出呢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在那兒連續演出的八年。八年之后呢我記得深圳,我已經離開,離開深圳了,又去了美國。從美國又回到北京來的時候,這個深圳那個商報采訪了我,還發了一篇很大的文章,是吧。可見一個文化的成功的文化產品,不光能帶來推動,把經濟發展,這個帶來巨大的收益給這個主題公園,帶來收益。同時也產生了巨大的社會影響。 

      我想在那個時代的人,在深圳的人沒有人不知道這個節目。那的確在八年中創造了非常好的經濟效益,第一年我記得這個劇目開播,開演的時候就很贏得了2000萬的收入。 

      主持人:那是哪一年,具體的年份是? 

      曹曉寧:1994年。 

      曹曉寧:后來我到了美國之后,在工作之余,我去認真的看了百老匯、迪士尼,迪士尼就離我們很近嘛,我還又去看了這個拉斯維加斯的演出,給我非常大的震撼。 

      所以我就一直在分析,一個是在想,當時只是有個概念,也不知道叫文化產業。就是想這個是不錯的,這是最后一桶金,我應該抓住,從我的觀察,和我的一個經歷,因為我做了總經理以后,就知道它的商業價值了,是吧,所以應該抓住這個。 

      曹曉寧:于是就在1990年,我就毅然回國了,回國創辦了天創國際演藝制造交流有限公司,當然我們第一臺節目,是做了一臺就是類似太陽馬戲團,就是把雜技和芭蕾舞我們結合起來。 

      主持人:東西方的這種東西。 

      曹曉寧:把它融匯在一起。 

      主持人:更容易接受一些。 

      曹曉寧:對對對,在桂林做了第一個雜技叫,就是《夢幻漓江》,《夢幻漓江》到現在還在演這個,它的生產力是很強的,演了這么幾年。這個《功夫傳奇》是非常意外,我根本,我是做這種文化,我們做舞劇編導很少去摸功夫啊,雜技我知道,是太陽馬戲團的成功給了我們啟示,我們可以做成功。但是作為功夫我是比較為難的,當時的美國演出商找到我說,我就要一個,我就是要一個功夫團隊。 

      我說功夫你沒弄,那都是把式,在我們中國來講,是吧。但是,我就要這個節目,而且很急,三個月之內就要拿到美國來演出,于是我就到了少林寺,找了少林寺的一個團隊,當時這個排練這個過程,的確是非常震撼。 

      曹曉寧:因為這個過程它的確是非常震撼,因為這個隆冬我去的時候那個地方還沒暖氣,當時我們住的招待所里邊暖氣又非常足特別熱,晚上熱的不行,開的窗戶睡覺,早上6點多鐘,聽到上萬個這個武術就在那里邊,的確當時就把我震撼了,我覺得它是一個好東西,是可以拿到世界上,這種精神,就是它這種精神,把這個,來呢我們在那里就排了少林紅,少林紅的演出呢在美國出乎意料的獲得了巨大成功,是吧。一共大概20個演員,這個總共三個多月,收益了一百多萬美金,那這個給我,我說這個東西能賣錢,后來我認真的研究了一下,其實呢,就是我們搞傳播的知道,他文化是一種傳播。回來以后呢,我們下決心,正好那個時候是非典,非典的時候正好北京有個劇場。 

      主持人:2003年。 

      曹曉寧:這個就是有個劇場,希望我們能夠去這個去做節目,這樣的話我就下決心,這個我應該是力排這個,因為有很多的領導這有很多人都希望做一個北京的,更北京的皇家什么這樣的節目,那時候就是功夫,我們下決心就做了《功夫傳奇》。《功夫傳奇》經過的確到目前已經在全球演出七千多場了。 

      主持人:對。 

      曹曉寧:是中國演出場次最多,效益最好,兩個效益都非常好的一個節目,他一個劇,也是唯一實現百老匯這個,就是百老匯模式這么一個一個劇目,它所謂百老匯模式它就是一個劇目,國內助演、世界群演是吧,現在這個,這個他已經在全球演了七千一百多場,七千多場,可能是新中國成了以后,或者是老中國加起來,也沒有一個劇目演出在世界上演出如果強,現在因為它還在繼續,今年已經第11年了,它已經成為了過去。當然它的成功呢,我覺得是把這個主要是把這個還不光是一個文化符號這么一個成功。過去最早的兩年,三年可能是這樣,是吧,給旅游做演出。 

      曹曉寧:后來,我們走向世界這種要求呢,的確是它,我們經過了31次修改,使它成為了一個正劇,實際也就是音樂劇結構的舞臺動作劇,它目前還在還獲得這個,的確每年接待的37萬來北京旅游的這個游客,這個為這個,為這個的確這個效益的確達到了極致。 

      主持人:有音樂,這里邊有舞蹈、有功夫、有美術包括中國的文化融入很多東西在這里邊。 

      曹曉寧:雜技、戲劇、綜藝。所以當時呢,我們就是加拿大的那個就是偉大藝術家,他這個公司到北京來看到這個戲了,因為當時我們的目標就是要走向世界,就是針對他們做的,所以在有一次巡回的演出這個經驗所以就獲得了一個,所以他們來一言就看上了,找我,可能這里他們住了一個禮拜,進行了最起碼67次的談判,最后我說堅持要這個版權費。這個最后的,他說要有版權費你必須要修改,你必須修改成證據,就不能只是暫時性的節目,也是我們做,做了很大的一個修改,我就去請教了這個美國百老匯的導演,進行了這個劇目呀,跟劇情的這個重新的這個撰寫和編排,實現了一個國際化。 

      曹曉寧:所以說這個劇目,的確是走出去第一個要有一個好的這個就是好的渠道,這個銷售渠道,我不相信一個中國家的包能把自己賣的很好,文化是這樣的,其他也不例外。 

      主持人:對。 

      曹曉寧:是吧。你看中國自己,除非你自己是品牌比如我們的高鐵已經有品牌了已經做的很好了,人家就找你來,你要去找別人,一般都賣不上價格,所以說呢這個建立渠道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可以說這一部劇的成功,一是立足于,因為它的根基和含義還有靈魂是立足于中國文化。但是同時它在包裝,包括您說的渠道,還有有一部分還是迎合了比如說咱們這個需求商,包括受眾,我們從傳播學的角度來說,受眾的這個需求,然后因為一定的外部這個包裝,包括模式,因為國外比較包括現在真人秀吧,他們不都是講究一種模式的開發,之后我們就按照這樣的成功的一種方式去進行了,那我知道,那像我們公司不僅僅是出品了這些劇目走出去,其實好像還在國外購買了自己劇院是這樣嗎? 

      曹曉寧:對,你說的這個問題非常好,其實走出去根本的問題要被接受,過去我們的文化走出去非常強硬的,我喜歡,你就得看,看不看。 

      主持人:是你的事。 

      曹曉寧:因為你賣,我不賣錢嘛,所以剛才我就說得了,制式這個轉換這個事情。 

      主持人:對。 

      曹曉寧:就我們的電視,我們的PAL制是吧。你根本不兼容,你看出來根本看不出來是什么東西,你必須叫他能看得懂,他才能賣的出,才能演的下呀,是吧。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就說了,剛才我們講了,我們請很多的導演提供了30多次提出的,所以說文化走出去呀,必須貼近生活,必須要靠近他的語境。 

      主持人:對。 

      曹曉寧:包括我們在說話,你看我們的語境是這個結合的,其實美國的藝術也是不例外的呀,你比如說美國藝術的進步,就從歌劇是一個小眾人群。 

      主持人:非常小。 

      曹曉寧:后來變成音樂劇,為什么?大眾都可以看了,好聽,好看。 

      主持人:對。 

      曹曉寧:跟大家有關聯,所以音樂劇就把這個傳下來了,而歌劇還在那里,束之高閣。 

      主持人:有點曲高和寡了那種感覺。 

      曹曉寧:對對對,他是存在,作為一種過去式的宮廷的一個小圈子這個包括現在這個,當然他也有這種傳統有引領文化的效果,但是它絕不是文化發展的方向,這個可以保留是過去的事情,我覺得藝術重要的是創新,對吧。所以你后來說,剛才提到的這個。 

      主持人:我們自己又購買了劇院。 

      曹曉寧:白宮劇院的問題,我覺得中國文化走出去呀,這個的確大家缺乏應有的耐心,跟科學的方法,你首先要打,你沒有橋梁。 

      主持人:沒有平臺。 

      曹曉寧:沒有平臺,你必須打平臺,這個建渠道,這個走橋梁,你老想揭露,人家不見你,你就沒露了嘛,是吧,大概是這么一個概率,所以我們這個后來呢,就是在美國的就是這個五年前的這個購買白宮的劇院,當時就是一個,就是美國經濟,比較衰退的時候,那個時候價格比較好,我們選擇了美國第三大演藝市場,這個演藝市場呢,這個叫布蘭森,但中國人聽的很少,是一萬多人的小鎮。 

      曹曉寧:但是有觀光,他這個觀光地,一年他有七百多萬游客,他有,它有是美國鄉村音樂的發祥地,它這個地方在一個小鎮上有54個劇場你都不敢相信,就是到目前一天都有一百多場演出。 

      主持人:哎,這有點像英國那個專門有一個就是演莎士比亞的那個戲劇那個小的。 

      曹曉寧:倫敦西區,就是那個西區嘛。 

      主持人:對對對。 

      曹曉寧:我們成功走向西區的呀,你看《功夫傳奇》克服了以前國外走了幾次巡回演出以后,我們在白宮搭建了平臺,搭建了平臺,因為你知道美國人去來買,我是直接還是賣過自己的,我覺得中國人賣自己一文不值。因為你跟他談的時候,他說你來干是非常熱情,你看百老匯也是這樣的,非常熱情。但是他聽說你要賣節目的時候,眼睛會睜這么大,中國怎么能賣美國的東西,把大片,要把音樂劇賣給你,怎么你能賣給我呢,非常奇怪,他非常奇怪。 

      曹曉寧:因為他不承認你的價值所在,到目前為止我們中國也沒有品牌被承,這個被外國人承認啊,說我一定要買,是吧。所以說呢,我就覺得,這是我們的一個職責,所以我們購買了白宮劇院,通過這個平臺,讓我們這個劇目,別的劇目要根據不同的目標進行修改進行提高。現在我們的《功夫傳奇》大概有4國語言,7個版本,走遍了這個咱們這個歐美跟,包括日本啊,和歐洲大陸受到廣泛的歡迎,是吧,特別是我覺得這個值得一提的就剛才你說的,我們這個劇目成功的進入倫敦大劇院,倫敦西區的倫敦大劇院,因為倫敦西區是全世界就音樂劇原創中心,或者是舞臺劇的原創中心。 

      曹曉寧:它的品質不代表世界最好的,因為百老匯的劇目都一大塊50%都原創于英國,輸入于美國,所以說與其說美國百老匯不如說英國百老匯,是吧,他是出了這個迪斯尼這個劇嘛,大部分都是英國的劇,都是英國的,英國有一批文化人,他歷史悠久,跟我們中國一樣,但是他的確把這個,他有一批更專業的這個文化人,再把自己不斷的提高,推到一個就是創新的平臺上,去挑戰自己,去把這個,所以形成了世界上最頂尖的藝術,我們劇目呢很有幸得到他這一個榮譽,當時呢,泰晤士報呢,為此做了整版的宣傳,這都是在中國。 

      主持人:很少見,很少見。 

      曹曉寧:哎,好少見的,市政廳為我們的孩子專門把鴿子廣場圍起來,為這個媒體拍照,這都是事件,這都是事件,因為中國中國有一部讓世界能看得懂,世界能受歡迎的。 

      主持人:接受程度這么高的一個劇目。 

      曹曉寧:這么高的。 

      主持人:對。 

      曹曉寧:當時我們去了19天,完全沒有準備,演了27場。 

      主持人:19天一演了27場。 

      曹曉寧:天天加場,天天加場,只要賣票,演出商我們簽了合同了,只要是演出,我們這個當時這個在酒會上,就是我們代理,就是這個倫敦大劇院的院長就跟我說了,哎呀,他說我估計從現在預數的票來看,你得加場,你得加場,當時我也就接近12場,最后加到27場了,你想加了一大半。 

      主持人:一大半。 

      主持人:其實現在這個時代,是您個人的一個經歷,然后開闊了眼界,然后能把,還好有一個比較好的契機點,然后讓我們的文化走出去,甚至是走進他們普通人的這種生活,我們現在其實習近平總書記一提出了“一帶一路”其實也是很好的能讓文化,因為我們經常提到“一帶一路”文化要先行。那這個時候,可能又給我們國內的很多從事相關行業的人帶來了一個新的發展機遇。 

      主持人:那么面對這樣一種形式您會給他們一些什么樣的建議?在文化走出去的過程當中。 

      曹曉寧:我想文化走出去呢,是一種很美好的理想,實現這個理想并不容易,甚至是非常嚴峻,是吧,不是說我們的文化支起臺來,打上燈光就唱戲就會受到歡迎的。 

      主持人:對。 

      曹曉寧:大部分是抵制,我們進入美國的第一年就是這樣這樣,三百多票點,只有二十在賣,能在自慰嘛,美國是號稱是一個這個經濟國家我不賣你的票,這中國好來了,這要搶我一份。 

      主持人:搶我飯碗了。 

      曹曉寧:來勢洶洶,又是燈光布景的,一來人,來六七十號人,哪有這么大的演出啊,大家看的,包括走,所以要從走出去到走進去是一個非常大的艱難路程,也是一個深化,一旦走進去,掌握了走進去這種經驗,你就可以走下去。 

      主持人:對。 

      曹曉寧:這個你看我們走進去這個經歷,剛開始你看第一年,基本上你想二十家賣票,三百家賣票點,二十家賣票,你會有多慘是吧,你欲哭無淚啊,是吧,你都不知道問題在哪啊,是吧,美國人都對你很友善,就是不來看戲,沒人賣票,你不知道你的存在。 

      主持人:是。 

      曹曉寧:你只能靠打廣告,是吧,那么正好是我們一個時機,在第二年的時候,龍卷風來了,把密蘇里巨大的龍卷風把一個劇場就整個就掀走了,在這個情況下的整個,就終止了,也死了6個人嘛當時我們的央視也進行了報道,有很大一個龍卷風,在這個時候呢,大芝加哥地區,就要靠義演了。當時我就說,反正咱們演出不了,咱積極參加,因為他來負責吃住啊,就義演,不能叫我吃,我白演嘛,所以在美國的義演大概都是每個人去唱個歌去說幾句話。 

      曹曉寧:而我們的演出就是一臺晚會的頂梁柱,我去了60多個演員,是吧,開頭是我,中間是我,伴舞是我,中間又是我,我們走了不到一個月,等我們再回來的時候,完全不變化了。 

      主持人:形式開始變化。 

      曹曉寧:因為每一天的電視都是我們,對不對,就是這個電視都是我們,都是中國,完了我們每一天我們的變著法的給他排不同的節目,不同的在視頻上,不同的,通過這個走向千家萬戶。所以我們在回來的時候,連下機場這個什么都知道,都給我們鼓掌,都知道我們中國團隊在那兒。 

      主持人:當時是義演的,然后現在是回來已經是成為家喻戶曉的名人了。 

      曹曉寧:完了這個事回來以后,我們就可以參加評獎了,我們當年就獲了獎了,最佳節目獎,最新節目獎,完了以后市長給我說了一段特別有意味深長的話。 

      曹曉寧:就是說曹啊,他說,你們再不是布蘭森山頭上的,一個山頭上的一場外國演出,你們是值得布蘭森這個就是大家庭值得驕傲的一員。 

      我想“一帶一路”也是一個非常好的影響,對中國的經濟,無論是經濟跟發展的歷史文化,這個傳播作用都是巨大的,它的這個政治作用不言而喻,但是我們走進去呢,也必須要小心,要多觀察,所在國對你的態度,不要一廂情愿,拿了錢最后這個遭罪受。是吧。 

      主持人:是。 

      曹曉寧:最近我們受約這個的確我們可能會率先進入這個“一帶一路”在海外這個文化進入。我們呢,通過幫助國外的國外景區的技術進步,我們進行合營、合資,只有這種辦法進去,這可能就會更好,如果在美國,我們還是獨資公司的話,要是當時我們是個合資公司的話,那就不一樣了是不是? 

      主持人:是是是。 

      曹曉寧:我覺得大家走出去的不是一個號召也不是一個志氣,最重要是一個我覺得是一種態度一種智慧,一種跟人融合的,我們中國講和諧,和文化,我們講的很多,但是去了以后呢,這個不能搞這個一廂情愿的文化這個參加。我覺得這個是無效的,而且是愚蠢的。這個,我們必須呢,就是以當地的文化這個需求,跟中國的文化來進行結合,講述國際故事,用國際的語言講述國際的故事,來感動國際上的人,人家就會賣票。因為我們現在的文化還是這個政府號召,是吧。完了以后呢,大家就去做了這個事情,不太講效益,我覺得在事業層面,現在我們講那個雙輪驅動嘛,所謂雙輪驅動就是文化交流,這個一方面驅動,是政府需要,或者是領導人出訪。 

      曹曉寧:就是隨著國家的這個高端的影響力,但是真正走進千家萬戶是用一種商業的方式,他會持久,因為你進入商業領域的,你才把這個東西才會流傳,是吧,你才會不斷的流傳下去,你要沒有進入商業領域,你不是賣票外,今天我去帶著團去演6場,看到的人也就是六千人,你跟我們這些人,十幾萬,你像我們去學校,雖說是一個就是一個小的團隊,56個人。但是呢,他跟你集合了,我們一年就十九萬人就會在中小學就會判斷這個演出,今年呢我們力圖恢復這個進入大學,進入大學,這都是我們的目標市場,第一選中目標市場,第二呢,不要說胡話,要說別人能聽懂的話,要傾訴性的去說話,而不是強加式的要去說話,我們的文化才能走出去。 

      主持人:那再次感謝曹總今天能夠做客我們的節目,也感謝各位的收看,更多精彩內容我們也期待您持續分享,我們下期再見。 

      曹曉寧:再見。 

    626969cc澳门资料大全2021年,123澳门开奖现场直播,六盒宝典资料大全,2021澳门最快最准资料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