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owccq"></sup>
  • 免費開放、非國有博物館、文創產品開發…國家文物局副局長關強如是說丨視頻專訪

    2018年12月12日 08:08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北京12月12日訊(記者 成琪)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也是我國博物館免費開放第10年。當前博物館發展中有哪些突出問題?未來中國博物館將如何發展?11月23日至26日,第八屆中國博物館及相關產品與技術博覽會(以下簡稱“博博會”)在福州市舉行。博博會期間,國家文物局副局長關強接受了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的專訪,回應了博物館免費開放、博物館文創產品研發、非國有博物館的發展、博物館夜間開放、高校博物館開放、展覽走出去等七個熱點話題。

      40年來,中國博物館數量增加了14倍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今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請您談一談,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博物館的發展情況?

      關強: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的博物館事業發展勢頭迅猛,這體現在以下方面:

      首先,博物館的數量增長迅速。40年來,我國博物館數量增長14倍,從1978年的349家,增長到如今的5000余家。

      第二,博物館的藏品數量劇增。我們通過第一次全國可移動文物普查,對我國國有文物收藏單位的藏品量有了較為清楚的認識。我國現有可移動文物1.08億件/套,其中有8000多萬件是檔案,有2600多萬件/套是我們俗稱的文物。因為統計單位是件/套,所以實際數量應該是6400多萬件。

      第三,十年前,《關于全國博物館、紀念館免費開放的通知》下發,博故宮免費開放之后觀眾數量增加了很多,現在每年大概有超過9億人次進入博物館參觀。博物館每年也會舉辦超過20萬次的各種活動,特別是針對青少年的活動。

      第四,文物進出境展覽、交流也非常多,40年間,我們舉辦了2000多個文物進出境展,博物館日益成為對外文化交往的重要媒介,中華文化國際影響力得到了極大的提高。

    關強在接受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采訪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張相成/攝

      未來博物館免費開放將實行動態評估 精準施策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剛才您也提到了,今年是博物館免費開放的第10年。這10年來除了您提到的,有更多的人走進博物館之外,我們還取得了哪些比較好的成績呢?

      關強:我想免費開放最主要的成就,是使廣大民眾更便利的了解博物館,使博物館真正成為民眾的文化殿堂。

      通過免費開放,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能夠更廣泛的傳遞給民眾,促使博物館加強管理,包括向大眾推出更多樣、更新鮮的展覽和文化產品。包括我們現在提出,博物館要本著“讓老百姓把博物館帶回家”的精神,做文化衍生品,也就是文化創意產品。原來,觀眾看完展覽后,一般是帶些圖錄、書籍回去;現在,他可以購買一些根據展覽里面的元素做成的生活用品,甚至食物在內的文化創意產品回家,從而對這個博物館的印象更深。

      從免費開放的角度來說,博物館實際上已經成為我們公共文化服務領域一項最基本的惠民措施。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針對博物館免費開放,下一步還會有其他的舉措嗎?

      關強:免費開放的前10年,中央財政、各地財政提供了很多的經費支持,比如中央財政每年30億的經費來支持免費開放。現在,博物館免費開放數量越來越多,5000多家博物館中已經有4000多家免費開放了,所以對財力的需求也會越來越大。

      我們希望,在各級政府繼續加大免費開放經費投入的同時,我們博物館人也能在博物館免費開放的過程中,思考如何能夠提升展覽質量,包括利用不同的手段讓老百姓了解傳統文化知識和受教育。未來,更多是從質量發展的角度,思考如何把博物館免費開放做的更好。

      當然我們也要充分發揮各地區、各館的積極性,可能以后出臺一些政策會考慮將免費開放的經費給到各地,讓各地根據博物館的實際情況,特別是要通過博物館的評估運行情況來下發。也就是說,有的博物館可能今年工作量比較大,展覽比較多,它可能也會得到相對較多的經費。有的博物館去年做的比較多,今年可能工作量比較小,經費就少點。以后,可能會通過一種動態的行業評估來精準實施免費開放政策。

    第八屆中國博物館及相關產品與技術博覽會上非國有博物館展廳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成琪/攝

      國家文物局支持非國有博物館發展的態度很明確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我注意到今年的博博會,設置了一個非國有博物館的展區。我們知道,非國有博物館是我國博物館的重要組成部分,下一步我們準備如何支持非國有博物館的發展?

      關強:博物館事業的發展,與我國經濟社會的發展,實際上大體是同步的。以前,博物館數量很少,非國有博物館的數量就更少。而改革開放以后,隨著非公有制經濟的發展,很多非國有博物館也相繼出現,過去叫民辦博物館。

      特別是2010年,世界博協大會在中國召開之后,我國非國有博物館的數量呈現較快增長,每年都有100家左右的非國有博物館誕生。現在全國的5000多家博物館中,有1400多家是非國有博物館,已經占到了博物館總數的27%左右,所以非國有博物館已經成為我國博物館體系中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

      我國非國有博物館也有自身的一些特點。過去,博物館給大家的感覺都是歷史類的,就是展示一些歷史文物;現在好多非國有博物館收藏的東西,你以前可能認為它不是文物,不是藏品,但現在它們很多都被收藏起來,包括近當代的很多東西都被收藏起來。比如說有的收集古琴,有的專門收集鑰匙扣、火柴盒等。任何一種具有時代記憶的東西,都可以保留。所以現在非國有博物館的類型比較多樣。另外由于它是非國有的,所以體制上相對更加多元。

      當然,非國有博物館也有它的不足之處。由于多數非國有博物館都是由個人收藏轉變來的,所以其中的藏品需明確財產確權。因為按理說既然叫博物館,這些藏品就應該是博物館的東西,而不再是你個人的東西,所以要變成社會共享,而不是個人獨有。因此,如何進行非國有博物館的藏品確權,真正成為社會共有共享的財產,這其中也有很多的問題。另外,非國有博物館一般人數較少,所以在研究、保護等各個方面力量也比較弱。

      國家也注意到這些問題。2010年七部委下發過專門文件,2017年國家文物局又下發文件,就是要支持推動非國有博物館的發展。從政府支持的角度,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要對非國有博物館采取更多的幫扶政策,特別是國有博物館要和非國有博物館結對子,在研究、展示手段上,給非國有博物館提供更多的支持。我們每年也會舉辦非國有博物館館長的培訓,讓他們更好了解現代博物館管理制度。

      第二,我們正在推動非國有博物館藏品的備案,也就是說作為非國有博物館,你要知道你到底有多少東西,而且要建立檔案,使其中的藏品不再能簡單地在社會上進行買賣。這是一項非常重要的工作。

      第三,我們也在綜合協調相關部門,并指導各地,推動政策在全國各地的落實。我們希望各地能夠從多角度重視非國有博物館的發展。有些地方可能會在建館土地的出讓方面有所規定;有的可能會采取政府購買服務的方式,對非國有博物館進行一些支持;還有的可能在水電制度方面給予支持,例如不按照工業用電來收取電費。作為國家文物局,從態度上很明確的支持非國有博物館的發展。

      這次博博會專門設置一個2000平米的非國有博物館展區,也有76家非國有博物館參展,實際上也是利用這個機會,讓非國有博物館和國有博物館一起交流學習,相互促進。未來我們在支持非國有博物館發展方面還會出臺各種政策措施,也希望它們能夠在管理、研究等方面得到進一步提高,更好地為全國博物館事業發展做出貢獻。

    博物館的文創產品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成琪/攝

      國家文物局正在積極研究制定博物館館藏資源授權制度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近年來,國家出臺了多項政策,促進博物館文創發展。您覺得,對于博物館開發文創產品來說,除了政策,它們還需要什么?

      關強:在博物館文創產品開發方面,國辦專門轉發了四部委的文件,就是要支持相關的博物館開展工作,當然現在我們還在一個試點階段。現在的主要問題是,博物館在體制機制上有所制約。一般來說,博物館都是公益一類單位,它的收入無論多少都要上繳。因此,博物館在進行文創產品開發這項工作的時候,缺乏相應的激勵機制。但是,現代博物館發展要更多的要圍繞社會需求服務,特別是現在要考慮如何更好的為觀眾提供更多元的、滿足不同層次需求的產品,所以博物館人應該要做好文創產品開發的工作。

      對于如何讓博物館愿意做好這項工作,需要社會的廣泛參與。目前,我們正在積極研究制定博物館館藏資源授權制度,通過授權給某個企業后,在博物館方面積極參與下,一起挖掘價值。這樣,博物館通過授權,可以獲得文創產品的版權收益;社會力量如果文創產品開發得好,銷量大,就可以獲得經濟效益。因此,在大的激勵機制沒有變化的情況下,我們目前多是采取這種授權制的方式來處理。當然我們現在也在積極和相關部委探討,如何能使博物館文創產品開發,借助科技創新的獎勵機制,獲得一定的獎勵。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您說的這個授權機制,現在博物館已經在實踐了嗎?

      關強:現在其實大家在用,但是過去我們沒有一套這方面的標準。因為以前大家都認為博物館的東西是屬于國家的,因此博物館在其中到底是什么地位,我們就需要對此做一些界定。另外,我們也會出臺相應的指引,包括到底哪些東西可以授權,從授權中你可以獲得哪些權益等等。我們要出臺一系列相關的導讀、導則、指引,從行業角度給予他們一些提示。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您說的這個文件大概什么時候能出臺呢?

      關強:實際上我們已經拿出一稿來了,只不過大家還在討論,還在征求意見。我也希望能夠盡快出臺,能夠給予各地博物館幫助。

      現在有些省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采取組團的方式,就是由龍頭館,也就是省館來組團,它來代理各地市館的版權授權,因為各地市的館太小,有時候單做一件文創產品的成本太高;也有一個大館帶一些小館來做個聯盟,然后統一由大館去做文創產品。

      還有一些社會機構、公司幫博物館來做一些授權代理。其實在國外,這種授權代理很多。過去我們認為,博物館是封閉的,是國有的,我和這些都不沾邊;但隨著中國市場經濟的發展,就不可避免地要與社會打交道。所以博物館也要學會如何與社會打交道,既盡了博物館公共文化服務的責任,同時也維護好自身的權益。

      目前,這些工作都還在研究過程中,在初步階段,我們也會積極推進。

    博物館文物與科技的融合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成琪/攝

      與科技、教育的融合成為博物館發展的有力支撐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您怎么看待博物館與科技、博物館與教育的融合?

      關強:實際上,博物館本身一項重要的職能就是教育,所以從某種角度來說,博物館也是教育機構,或者說教育的課堂。我們希望博物館能成為孩子們的第二課堂,成為我們所有公民終身學習的殿堂。所以發揮博物館的教育作用,越來越成為我們博物館人的一個重要的職責。過去大家好像都認為,博物館的功能就是收藏展示,但是現在我們會把教育提升到重要的位置。所以我們現在每年都會組織很多針對孩子的教育項目,再就是通過館校結合、教育部門和文物部門結合等方式,設定相關的課程,讓孩子們去博物館上課。

      另外,我們還要考慮,不僅僅是城市的孩子,而是如何讓全國的孩子們都能通過博物館學習,這就需要把博物館的內容和展覽送下鄉,送進村,送進學校。因此我們舉辦了很多流動博物館、流動展覽來深入校區。

      再比如說研學旅行,博物館要針對自身的特點,制定不同的項目和課程,讓孩子在休閑的過程中也能學到知識。

      在科技方面,文物保護本身需要科技的支持,現在越來越的文物需要通過技術手段進行修復。在展示方面,如何用快捷的方式、先進的技術,發揮寓教于樂的特點,讓孩子們喜歡博物館,這也需要在展示手段上運用到互聯網技術。另外,在館藏環境控制、知識傳遞、博物館管理、文物安全等方面,也都要應用科技手段。

      所以說現在科技也好,教育也好,都是博物館建設的一個有力支撐。

      做好選題、策劃、翻譯工作 讓文物走出去,講好中國故事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我們都說用好博物館,講好中國故事。最近我國組織了好多赴外展覽。下一步,針對這些對外的文物交流活動,國家文物局有沒有一個連續性的計劃?

      關強:我國改革開放,最早打出去的就是文物牌。通過文物的展覽,生動詮釋了中華精神、中華文化傳統,讓世界更好地了解了中國。赴外文物交流展我們一直在做,如何更好地講好中國故事,可能還需要我們凝聚一些精品,特別是針對“一帶一路”倡議,要用能展示中國精神價值的文化精品來做。因此需要更好地統籌協調,包括需要更高層次的設計等等。我們也在逐步加強國際交流,包括探討國際策展人制度等。

      我們把外展送出去的時候,要更好地進行這種價值挖掘,用合適的語言把中國故事講好。外展的過程,其實是在傳遞自己的價值觀,但是這種價值觀還要讓人家理解,所以就要做好選題、策劃,甚至包括翻譯等等,很多問題都很重要。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剛才您提到翻譯的問題,我以前在采訪當中遇到很多,就是說我國的文物走出去,展覽沒有問題,但是文物翻譯方面的問題還是挺多的,有時候可能翻譯不準確,而且目前沒有一個統一的翻譯標準。

      關強:文物本身很獨特,它的詞也很怪僻,所以有的文物就直接音譯了,有的文物就意譯了,翻譯方式出現了不同。特別是針對不同的群體,不同的國家,有時候還要考慮他們的文化、政治等背景才能決定如何翻譯,所以現在的確沒有一個特別準確的,或者說統一的翻譯標準。雖然也出過一些相關的中外詞匯詞典,但我們希望可以更多地發揮所在國人士的力量。我們希望有更多的留學生愿意參與其中,能夠加上他們對本國文物的理解,來做好翻譯工作。這實際上還是需要合作開放。

      希望高校博物館提升管理、展示和開放的水平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現在我國有近200所高校博物館,除了像中國傳媒大學、清華大學比較知名高校的博物館之外,其實民眾對于大部分的高校博物館都不熟悉。下一步,怎么能讓更多的高校博物館走進公眾的視野?

      關強:實際上現在中國的高校博物館數量可能超過300家。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按照中國對博物館的定義,我們要強調它的法人性質。但是現在大學本身就是法人,而博物館是它的內設機構,并不是法人單位,所以多數高校博物館的對外機制就沒有那么靈活。

      我們現在也在探討,對高校博物館理事會制度的改革,當然這也需要一個大的體制機制的改革。如果高校采取一些手段,例如借助理事會制度,使高校博物館擁有一個相對獨立的法人。但是實際上對于高校博物館,我們又不刻意強調其法人資格,因為只要它能很好的面向公眾開放,按照博物館的相關標準把藏品保護好,提升教育的質量,就可以了。當然,這需要我們對博物館的定義、對博物館價值的定義有一個新的解釋。

      我們還是希望高校博物館能夠更加的開放,但這還是和校園的管理等有關系,需要加強協調;另外,高校博物館還是一種研究力量,要發揮其研究的優勢,可以做好很多工作。在國外,很多大學博物館是很出名的。第三,還有很多高校博物館接受了公眾的捐贈,包括遺產捐贈等等。如果這種捐贈體系能夠建立好,也會對高校博物館的發展有很好的促進。

      總的來說,我們希望高校博物館,不管是不是一個獨立法人單位,都能夠按照博物館相應的規定標準,提升管理、展示和開放的水平,能更好地為社會公眾服務。

      更好為民眾服務是好事 但不贊成博物館盲目固化的夜間開放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現在很多博物館開始提出夜間博物館,您支持這種做法嗎?

      關強:總體來說博物館是要為社會公眾服務的,從這個角度來說它延長開放時間來為觀眾服務,理論上應該支持的。比如上下班有個錯峰的問題,我上班的時候看不成,我想去的時候博物館關門了;再比如有些博物館會在一些特定節點延長開放時間。

      但我覺得,我們需要對博物館的開放時間,做相應的動態性的控制:有好展覽的時候,可以多開放一點時間供人來參觀,但不一定非得固化的都要夜間。因為博物館也需要有一個休整時間,包括人和物都需要休整。盲目的、固化的夜間開放,我倒不是特贊成。如果有特殊的展覽,或者特殊群體的需求,夜間開放我覺得也是個更好為民眾服務的好事。不要固化,可以根據實際情況來做一些機動調整。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李冬陽 )

    免費開放、非國有博物館、文創產品開發…國家文物局副局長關強如是說丨視頻專訪

    2018-12-12 08:08 來源: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
    查看余下全文
    626969cc澳门资料大全2021年,123澳门开奖现场直播,六盒宝典资料大全,2021澳门最快最准资料免费